2018年这座城市的艺术印记_杭州旅游网

2019-01-17 00:00 来源: 杭州日报

杭州日报

      

      

      

      

      

      

      

      这是“十年之约”的第二年。

      

      戊戌岁末,我们继续把目光定格在一位职业画家、一所书院、一家文物商店和一座民营美术馆的身上,记录他们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经历的努力与成绩,困惑与挣扎。我们记录的是杭州这座茂密艺术森林里的4片树叶,也是远去的2018年留下的记号。 

      

      一所书院 

      

      天逸:因时而变,让学子们考入理想美院 

      

      一周前,天逸书院创办者鞠云停接到了我们的采访电话。其时,他远在重庆,带着五十多名学生参加四川美术学院书法专业的本科考试,正在为那个引发了全国关注的艺考报名APP的瘫痪而焦虑万分。“刚刚进入2019年,新一轮艺考就此拉开了帷幕。” 

      

      近些年,艺考一年比一年火爆。就拿2018中国美术学院来说,计划录取本科生1621名,而全国有7.8万人次报考,较2017年增长20%,考录比例近50∶1。“一个考场平均仅有一人能脱颖而出。竞争太激烈了,这给美术高考培训班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天逸书院的学员人数从2017年的五十多人上升为2018年的七十多人,越来越多的学生想进入美院学习深造。“咋办?只能增加老师,提升教学水平咯!”现今,天逸书院的教学面积扩大到1800多平方米,骨干老师新增了两位,达到了8位全职教师,10位兼职教师。 

      

      “我来自农村,努力多年才考入中国美院,深知艺考生的艰难。其实,我创办书院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这些有梦想的年轻学子实现书法梦想。”2018年3月9日,西安美术学院的书法专业考试结束后,鞠云停请大家吃了顿“散伙饭”。对大多数同学而言,这是最后一场考试了,从此将各奔东西,席间大家回想起一起学习拼搏的情景,特别有感触,“那一顿饭,我们吃得泪流满面。”这难舍难分的师生情谊,定格为鞠云停心中最美好最温馨的画面。 

      

      书院的学子们,没有辜负比他们长不了几岁的“鞠院长”的教导。2018届56名学员共取得了专业合格证116张,人均超过两张;专业课过关率达到了93%,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如果要问我2018年最大的收获,那就是天逸又有数十名学员顺利考取了他们理想的大学。”

      

      在书法高考圈,鞠云停早已是一块牌子。“可以说,在众多的书法艺考教师中,很少有人比我更熟悉书法高考。”去年5月,受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的委托,鞠云停编辑出版了《书法高考指南——全国高校书法专业本科报考汇编》一书,全书十万余字。“发行两个月,两千本书即被全国考生、家长抢购一空,现正修订增补,准备再版。”日前,鞠云停又接到上海书画出版社的约稿,计划于今年国庆节前后推出《书法高考指南——全国高校书法专业本科招生考试优秀试卷赏析》。 

      

      教育部刚刚颁布了新的艺考政策,从现在开始就要逐步减少校考,增设省级统考,并提高艺术类高考文化课分数线等。对此,天逸书院也想好了对策,增设了针对各省统考的教学方案和多种模拟考试机制,还经常和其他兄弟书院进行友好交流,联合考试。更重要的是,从2018年起,书院开始引入高考文化课的教学,聘请文化课精英教师团队来书院开设文化辅导课,“这样可以使学员在专业课集训期间,做到专业文化两不误。” 

      

      “当下,艺考还是特别难。期待有更多的高校继续开设书法专业,扩大招生规模。”进入2019年,从四川美术学院书法专业的第一场艺术类校考开始,鞠云停又开始带着学生们“一场场地奔赴全国各地的美术学院参加考试”,他期待每一个天逸学子都能取得理想的成绩,步入理想的艺术学府。 

      

      一位青年职业画家 

      

      盛琦:焦虑依旧,在写生创作上有突破 

      

      “2018年,我画了十多张,比2017年多了一些。”青年画家盛琦把我们领到了他在华庭云顶的首个展览里,“为了壮威,我的这个展览还特别邀请了浙大的一位教授联办。教授以水彩画为主,而我则是近些年创作的十多幅油画。” 

      

      盛琦今年在画上的进步,从展出的一幅写生作品《云顶山居》就可以看出。为什么要风景写生?盛琦说,这其实也是他的一位赞助人的想法,他要一幅华庭云顶及周边的风貌图,作为他经营开发的这片绿色土地的见证。 

      

      从去年初夏开始,盛琦前后经历半年之久,为画此图上山15次。“现在很多人画画都是画照片,赞助人也没有要求,但我仍然决定采用绘画最本质的方式——现场写生。这对自己是一个挑战。写生往往会给人习作的感觉,要能画到有作品感,对画家的各方面能力都是个不小的挑战。我就是这样,总喜欢挑战自己的极限。”在他的构想中,《云顶山居》应该是富春山系的美景再现,是一幅长卷大作。 

      

      “写生这样一幅长3.2米、宽0.4米的全景作品,我分成了四幅,每一幅0.8米长,最后拼起来。每次带1至2幅上山画,一次肯定画不完,所以很辛苦。”每次上山,他都带着沉重的画箱等装备,爬爬歇歇要将近一个小时。夏天暴晒,拿着画笔的手露在外面,明显地晒出黑印。“关键还得趁着合适的时间和光线来画。几个月下来,仅仅是树的颜色都变了许多。”盛琦说,油画家刘小东的三峡写生创作,让世人叹为观止。“我很佩服他,为了画《三峡新移民》,长期站在太阳下面对着画布,坚持绘画最本质的方式。” 

      

      现在市场上,大家追捧的还是那些名气大的画家,真正给予年轻人的机会其实并不多,这在几乎所有的拍卖场中都可以看到,即便能上拍,年轻画家的作品也是成交少,价格低。“我是一个年轻的职业画家,和画画以外的世界少有交集,所以不能偷懒。”《云顶山居》画出后,周边小区的许多居民来看展览,在画里找到了自己熟悉的风景。赞助人也很高兴,称赞说是油画版的“富春山居图”。盛琦还介绍了展览中另一个重要的创作系列——西藏题材。这源于他2014年的一段难忘的经历——全程跟随一位喇嘛步行1600公里去朝圣。“有幸跟随他朝圣,这是一个机缘。虽然条件艰苦,全程步行,住帐篷,吃糌粑。和他一起生活了6个月,真的有一点西天取经的感觉。”盛琦指着一幅喇嘛的油画说,“一路上,我把见闻都通过视频详细地记录了下来。”在展厅里播放着剪辑的视频,可见那一路的艰险和藏民的淳朴。 

      

      油画创作的定制,有着特别的乐趣。“买家大都是在事业上比较成功的人,做事很有想法,尤其愿意把自己的想法融进艺术家的创作过程,有点像思想上的跨界。” 

      

      “近些时日,几个朋友聊天总在问,艺术的春天啥时候来?”盛琦说,“虽然客户的订单相对稳定,但我心里仍缺乏底气。希望能有更多的路径能够连接年轻艺术家和市场,让专心创作的人也能得到更多的鼓励。”目前除了自己画画,盛琦还带了四名学生,而在2017年只有一个学生。“周末我都安排上课了,平日里静下来画画。”盛琦说,“创作还是主业,2019年,我会再继续挑战自己的创作极限。” 

      

      一座美术馆 

      

      恒庐:历练团队 打造艺术商业合作模式 

      

      从北京侨福芳草地到上海K11购物中心,开创性的全新艺术商业经营模式从某种程度上启发了人们将艺术与购物有机融合的消费新模式。新的实体形态,深度挖掘文化内涵,创新打造新奇愉悦的互动模式,以文化体验为中心的数据驱动的泛收藏时代即将到来。 

      

      艺术展进入繁华商业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商场与艺术结合早已成为当今艺术发展的模式之一。自2016年5月入驻国大城市广场,恒庐美术馆与国大城市广场联合打造新型项目“客服中心+美术馆”,恒庐美术馆在艺术化的客服中心和三楼的展陈区域内举办各类展览,不定期举办各类艺术体验活动。恒庐美术馆馆长席挺军介绍说,“现在我们的活动不同于以往仅局限于视觉艺术,而是加入有关文化的项目和活动,其中包括澎湃室内合唱团音乐会、蜂巢剧场合作画展、先锋话剧跨界传统相声、插花艺术体验、茶文化展、冬季专场音乐会等,甚至还和商场商家合作,策划了系列跨界艺术体验活动,通过艺术植入提升店家整体档次,这是一种视觉、听觉、味觉全方位的艺术享受。” 

      

      南山路恒庐美术馆始终定位为以学术性为主的展览场馆,主要向大众传递传统文化内涵。而国大恒庐美术馆则是以“让艺术走出美术馆”为定位,作为一个实践基地让老百姓走出美术馆,从而更近距离接触艺术、体验艺术、欣赏艺术,提高自身艺术审美,得到艺术享受。对于美术馆的长远发展,席挺军说,“从功能性方面来看,我们把艺术内涵发挥得更加充分了,虽然只有短短2年时间,我们在深深感觉到艺术在商场里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得到市民和商场运营方的认可,很多人在网站、APP客户端上打卡留言,‘没想到商场里还有一个很不错的美术馆’。” 

      

      通过在商场里举办展览活动,艺术香味散发整个商场,创造出艺术氛围。“除此之外,从我们美术馆角度来说,对其运营和发展是比较大的启发,不管是学术还是展览技术上都提出了新课题:美术馆怎么做?民营美术馆怎么做?有什么新路子可以走?我们也在实践中得到启发和成长,意识到美术馆还可以这样办。” 

      

      在他看来,美术馆承担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功能:一是国民的美育教育,美术馆进入商场,其功能得以很好发挥;二是美术馆作为一个综合性平台,文化传播平台可以承载更多内容。“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来说,在展览的模式技术方面也是锻炼了人员,培养了队伍,目前策划团队共有5人,通过与国大客服中心的工作人员对接,其中经历磨炼让团队受益匪浅。美术馆的艺术展览如何与文化类别跨界?怎么样在商场里发挥自身作用,让更多的人喜欢并加入进来?在理念和技术上有一些新的想法和突破,美术馆进入商场是可以大有发展的,关键是怎么去做。” 

      

      结合多家商场进行销售体验,实现线上合作双赢。今后国大恒庐美术馆仍以艺术走出美术馆为最终定位,将举办更多老百姓喜欢的展览活动。“同时,我们也会更加注重加强自身人员队伍建设。通过进一步利用商场内部资源条件,和商场商家合作,扩大传播范围,增强传播力度,把美育教育真正传播出去。” 

      

      一家文物商店 

      

      六和:线上线下立体发展 把未来“摆”在桌上 

      

      在近几年艺术品拍卖市场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高精尖大作大家争抢,而一大批普通作品却无人问津。大数据时代下的新收藏,人们越来越客观和理性。 

      

      目前,六和文物商店的业务主要包括展览和销售。曾举办过十多届全国文物商店藏品联展,几乎成为各地文物商店联络的枢纽。在艺术品销售方面,六和文物商店为书画家、收藏家、文物爱好者及投资者搭建起沟通、交流的桥梁和投资及展示、换手、交易的平台。除此之外,六和文物商店也经常邀请国内著名的鉴定家、书画家前来举办各类讲座,向收藏爱好者普及文物和艺术品的基础知识。 

      

      作为一家老牌公司,六和文物商店定期举办公益活动,对中、青年艺术家进行宣传推广,同时向民众推荐传统高端艺术品,为弘扬传统文化贡献自己的力量。今年以来,已举办多场展览活动。从年初的“四绝压群伦”——余任天作品品赏会,上半年的“中国的梵高”——沙耆艺术展、“江南书画第一擘”——谭建丞书画展,到下半年的“绚丽如歌”——高泉强艺术展、“以画说画”——杜巽作品鉴赏会、“溪山千寻”——吴东洲跨年山水画展、香港珠宝名表展等。杭州六和文物商店艺术总监、副研究员杨金仙介绍说:“3月28日举办的‘四绝压群伦——余任天作品品赏会’,是由浙江余任天艺术研究会主办的纪念今年余任天先生诞辰110周年暨研究会和六和文物商店一起乔迁至上城区钱江路126号后的开幕首展。” 

      

      “除此之外,我们也同时经营瓷器、玉器及文物杂项,一是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把更多优秀的文物艺术品向杭州市民推荐,二是将六和文化打造成为展示杭州高端艺术的窗口,作为杭州的一张文化名片,向全国各地的市民展示杭州的文化内涵。” 

      

      2019,新启程,新篇章。“我们是省内最早成立的民营文物商店,作为艺术品展示和销售的窗口平台,今后考虑将立体发展。除了实体店展示之外,更要开拓网上业务,包括现有的网站、移动端APP的结合,从而实现线上、线下同步操作。”杨金仙说:“我们也是浙江省第一批获文化部授牌的中国诚信画廊,要把诚信经营的理念坚持下去。将优秀的艺术品、优秀文化介绍给杭州、浙江乃至全国朋友,为提高全民文化素质出一份力。” 

      

      在杨金仙看来,从长远来看,艺术品行业的未来肯定是好的,“现如今眼光好的人越来越多。从购买人群来讲,年轻人对于文物艺术品的喜爱度、接受度也越来越高。”她认为,进一步加强收藏爱好者的培训引导十分重要,“提高自身文化素养,真正收藏的人会越来越多。我们也将作为一个文化艺术收藏载体,引导收藏爱好者把未来挂在墙上或摆在桌上,充分发挥艺术品的收藏和欣赏功能,使之越来越受人们的青睐。”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