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城区法院立足审判职能 把矛盾纠纷化解在诉前

2020-09-04 12:00 来源: 区法院

区法院 “小案件”发挥“大效应”

     “因为疫情,年后我们就没出国继续干,多亏了法官和调解员,帮我们拿回了年前的这笔劳务费,太谢谢你们了!”8月最后一周,10名工人在下城法院诉调对接中心拿到了“新鲜出炉”的调解协议,等来了他们心心念念的劳务费。

     “老乡,跟我去柬埔寨做工程,450元一天!”

     2019年5月,从事室内装修的安徽人张某和李某从浙江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承接了一个装修工程,施工地点位于柬埔寨。为此,两人招了30多个安徽老乡前往柬埔寨进行施工。“工资450元一天,包吃包住,加班再给40元一小时,出国干几个月,口袋鼓鼓地回来过年!”


     出于信任,王某等30多名装修工人在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仅口头约定每日劳务费300-450元不等的情况下,跟张某、李某两人去了柬埔寨。工作期间,张某、李某委托装饰公司向工人们先行发放了一部分工钱作为生活费。

     2019年12月底,工人们陆续回国过年。谁知,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阻挡了他们继续出国工作的脚步,柬埔寨的装修工程至今都未能恢复施工,工人们的前期劳务费也没有全部核算发放。于是他们来到下城法院,起诉要求张某、李某和装饰公司支付拖欠的劳务费共计25万余元。

     以点带面:先处理一个案件作为示范

     收到王某等人10起纠纷的申请立案材料后,下城法院立即开启欠薪案件“绿色通道”,采取类案处理方式,将王某一案作为示范案件,先行立案、先行裁判。

     “法官,我想尽快了结这件事,拿回工资,可被告不愿意啊。”

     “不是我们不愿意给,实在是受疫情影响,工程停了,我们的工程款也还没拿回来呢。”被告面露难色。

     经了解,各方均有调解意愿,但在劳务费标准、支付方案等问题上还有差距,承办法官王颖积极展开“背靠背”调解,针对各方提出的问题和顾虑释明法律、分析利弊,并对被告们拖欠劳务费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经过数个小时的调解,各方终于达成一致:被告张某和李某于2020年12月31日前向原告王某支付拖欠的劳务费2万余元。


     人民调解+司法确认:其余9起纠纷一并化解 

     “法官,今天另外几个老乡也跟着来了,他们的案子能一起解决吗?”听闻其余9名工人也在法院,法官联合下城区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员,以王某一案的调解方案为范本,组织剩下9名工人与3名被告进行调解,有范例在先,各方均同意按照王某一案确定的标准支付劳务费。

     “但是我们的案子法院还没正式立案,能拿到调解书吗?”

     “别担心,诉前调解成功的,可以向法院申请对调解协议进行司法确认,同样具有强制执行力。”

     经下城法院司法确认,该10起纠纷全部化解。

     近年来,下城法院立足审判职能,以“平台+类案+调解”模式,借助人民调解、行业调解、行政调解等力量化解纠纷,及时对调解结果予以司法确认,充分发挥调解案例的示范作用,推动“小案件”发挥“大效应”,努力把矛盾纠纷化解在诉前。尤其是疫情防控以来,有效推动了一批由疫情引发的旅游合同纠纷、劳动争议纠纷在诉前得到及时化解,实现案结事了,推进诉源治理。

     下法小课堂

     如果你和本案中的工人们一样遭遇拖欠工资怎么办?别担心,拿起法律“武器”,记好“协商、调解、仲裁、诉讼”八字经:

     1.协商:发生劳动争议,劳动者可以与用人单位协商,也可以请工会或第三方共同与用人单位协商,达成和解协议。

     2.调解:当事人不愿协商、协商不成或达成和解协议后不履行的,可以向企业劳动争议调解委员会、依法设立的基层人民调解组织或在乡镇、街道设立的具有劳动争议调解职能的组织申请调解。

     3.仲裁:当事人不愿调解、调解不成或达成调解协议后不履行的,可以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Tips:本案中,因王某等人未与包工头或装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这类纠纷不属于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受案范围,无法通过仲裁解决纠纷。一份书面的劳动合同,既是保障劳动者合法权益的法律凭证,也是稳定劳动关系、促进劳动力资源合理配置的重要手段,签订劳动合同对及时处理劳动争议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大家在入职前,务必和用人单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

     4.诉讼:当事人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