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气 最抚凡人心

2020-07-06 17:56 来源: 杭州网

杭州网 坐地铁一号线到龙翔桥站,前往“湖上夜巷”。

    image.png

    武林夜市

    image.png

    湖上夜巷

    image.png

    湖滨

    image.png

    浙博展出的模拟南宋夜生活的微景观

    image.png

    武林广场

    夜幕降临的杭城,除了堵在路上那些焦心的人儿之外,非机动车道几乎被两种颜色承包——黄色的“美团”和蓝色的“饿了吗”。这些外卖小哥几乎承包了城里近半数年轻人的晚餐,仿佛经历一天疲惫工作之后,等的就是那一声飘着白米饭香气的门铃声。

    大概在差不多的时间,或者更早一点,陆衡就从近江地铁站附近的朋友家里出发,坐地铁一号线到龙翔桥站,前往“湖上夜巷”。2019年12月份的时候,每个周末来杭州贩卖姐姐做的兔子灯已经成了她的固定行程,时隔近半年后“湖上夜巷”复苏,这样的行程从每周末延续至每天。

    “来杭州是不止一个契机促成的事情,”陆衡说。“一是朋友在这里定居,二是夜市主办方热情的邀请,但更多的是因为我们都觉得灯彩和杭州的气质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一定会激发出很美妙的火花来。”几年前,因为姐姐陆寒近乎偏执般的努力让她成为了“江苏省如皋市灯彩”非遗项目的传承人,一家子人都紧张了起来。从此以后,在灯下绞铁丝、剪布料,一坐就是三四个小时成为了陆家最为常态的夜生活。

    陆衡说:“其实姐姐不用那么努力的,也能在老家过上很舒适的生活。但就是喜欢。不仅如此,做灯彩的人对兔子这个形象有着近乎痴迷的执着,我也想把她做得最好的兔子灯带来和杭州的朋友分享。夏天我们也会做香包,里面放了薄荷、艾草和丁香这些可以驱蚊虫的草药,特别受到了小朋友们的欢迎。”陆衡说自己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曾经来买过兔子灯的小朋友,提着灯来逛西湖,也会带着其他的小朋友来找她买灯,这是她们一家人坚持下去的动力之一。

    就这样,只要天晴不下雨,每天下午四点多就开始整理货品准备开张的陆衡和她们家的兔子灯在西湖边安家了,也给湖滨的夜生活带来一抹中国民间传统文化历久弥新的靓色。

    其实当我们探寻有关夏天的记忆,冰西瓜、花露水、爷爷奶奶的蒲扇,这些物件似乎永远都盘踞在前十名,就好像夏天在空调房间和电视剧相处久了,还是会走出门去“轧闹猛”的一样。有关于夏天的记忆,想必一定也会有穿着夹脚拖流连于夜市的酣畅淋漓。杭州最老牌的吴山夜市、时尚地标里最繁华的武林夜市、大隐隐于市的新市街夜市、被美味和美景簇拥着的河坊街夜市,华灯初上,这些霓虹下闪烁的生活气息像是夜色中的巨大发光体,吸引着我们义无反顾地走进去感受它,和它融为一体。置身其中一会儿你便会明白,这种对生活的热爱和美好的追求,其实和“轧闹猛”一样,是属于杭州人的DNA,根植于杭州人的血脉。

    翻开宋朝吴自牧所著的《梦粱录》,短短二十卷生动还原南宋都城临安的风貌。而有关于夜市他是这样说的:“杭城大街,买卖昼夜不绝,夜交三四鼓,游人始稀;五鼓钟鸣,卖早市者又开店矣。”杭州的市集从早到晚,通宵达旦,夜市刚收摊早市又摆起来了,嗨得不行。“夏秋多扑青纱、黄草帐子、挑金纱、异巧香袋儿……金桃、陈公梨、炒栗子、诸般果子及四时景物。”夏秋季节特供帐子香袋,消暑瓜果样样齐。“太平坊卖麝香糖、蜜糕、金铤裹蒸儿。庙巷口卖杨梅糖、杏仁膏、薄荷膏、十般膏子糖。内前杈子里卖五色法豆,使五色纸袋儿盛之。通江桥卖雪泡豆儿、水荔枝膏。”甚至不必去细究每样东西,光是照着念一遍就发现自己碗里的饭,它是不是已经不香了?如果你觉得南宋时期的夜市不过如此,再来看看这一段“衣市有李济卖酸文,崔官人相字摊,梅竹扇面儿,张人画山水扇。”软文广告写手李先生、易经玄学爱好者崔官人、现场创作山水扇面的张大师,俨然形成了南宋夜市文创板块铁三角,为市井气息十足的夜生活注入了一股清流。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在梅雨季相伴的六七月里,突如其来的大雨总会打乱人们的脚步。在大雨过后的龙游路吃一碗凉爽的冰粉,去岳王路上挑一把称手的小伞,到西湖边提一盏花灯,夜晚这些市集摊头的小灯点亮了杭州的夜色,也温暖着每个杭州人的心。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