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韵欢潭的复与兴

2019-09-30 09:12 来源: 杭州网

杭州网 关于岳飞,杭州人的印象都在西湖岳庙。

    关于岳飞,杭州人的印象都在西湖岳庙。整个景区不仅有忠烈祠、岳飞纪念馆,还有牛皋祠等。历经800余年,它时兴时废,却也代代相传一直保存至今。走出岳庙大门,正对西湖的水域叫岳湖,可见杭州人对岳飞的情感已完全融入这柔情的西湖水中。

    殊不知,距离西湖四十余公里之外的萧山进化镇欢潭村,当地人对岳飞的情感也如西湖般细腻。尊崇,甚至比岳庙还要早些。

    今天,进化“净心之旅”走进欢潭活动启动,首站就是岳园。园中有一尊近三米高的岳飞站像,他身着战袍,左手持书卷,右手扶剑,一副英俊勇武、文武双全的形象。岳飞像所在的大殿叫武穆祠,“武穆”二字是岳飞死后被追赠的谥号。就在岳飞像的背后,是一面石雕墙,上面雕刻的是岳飞的书法真迹。

    走出武穆祠,正对的也是一片水域,当地人称为“岳园湖”,一座岳桥又把湖面分成了东西两片。岳桥是通往欢潭古村落的主要通道,桥口两株红梅迎接探秘欢潭的每一位来者。特别是亮灯后,岳桥两侧水面上浮起《满江红》的诗句,让游客瞬间感受到岳园的“忠义”气氛。而从岳桥的角度看古村落,倚着岳园湖的,是一群古典的园林建筑,其实就是武穆祠。包括岳园湖、岳桥、武穆祠在内的整组园林,则叫岳园,这是它的首次亮相。

    这个千余人的山中之村,何以这般隆重纪念岳飞?答案就在岳园之中,一口三尺见方的小潭,叫“欢潭”。1990年5月17日的《人民日报》曾刊发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岳飞与欢潭》,其立意基础也是岳园中这口潭。岳飞一生四次北伐,屡建战功,岳家军路过每地都受到老百姓极大欢迎。岳飞当年行军路过徐家村,凿潭饮水而欢,饮的就是这口“欢潭”。抗金大将田晟家族随皇帝南渡从开封田家庄迁入徐家村后,就将徐家村改名欢潭。据村里老人讲,这段“改名”的往事,也被记载在欢潭田氏宗谱之中。更有意思的是,欢潭田氏家庙有一段时期供奉的也是岳飞和岳云。

    欢潭武穆祠中还刻有一幅《岳飞行军访友路线图》,从临安城到欢潭,再到诸暨店口。这一路留下一串串与岳飞有关的地名。与欢潭相距两公里的岳驻自然村,相传为岳飞驻军之地。与岳驻一山之隔的诸暨,还有一个以岳飞手下一员大将命名的村庄——牛皋村,连接两个村子的一道山岭又叫牛皋岭。很庆幸,当年岳飞那一段历史,被永久地凝固在了这些地名之中。800余年的历史中,西湖边的岳庙时兴时废,但欢潭对岳飞的纪念,则完全融入进了欢潭田氏800年的传承之中。

    “活”着的南宋乡村

    欢潭,一个典型的江南儒村,始于南宋之前的徐家村,后由田氏家族历经800余年精心建设,成为一个人才辈出的文化村落。

    这个南宋抗金大将引领的望族改变了欢潭,也给欢潭留下了一笔巨大的文化瑰宝。绵延800余年,传承48代,出过133名朝廷命官,留下众多古建筑、117口古井和11棵树龄近千年的大樟树群。老洋房、务本堂、二桥书屋、大司空家庙……村里有多处古建筑曾经用作书屋,田氏家族在这里“千年耕读寄国忧,一潭清水释乡愁”。

    欢潭因水而生,因水得名。它最大的一个看点,就是水系。有人比较过欢潭与南宋临安城的选址,它们之间存在某种逻辑的相通。临安城选址凤凰山东麓,背靠山,面临钱塘江,可谓三面环山一面江。欢潭所在的地方,也是“三面环山一面江”,背靠大岩山,面朝浦阳江。当年,田氏族人从临安城出发,沿着钱塘江、入浦阳江,到进化后再沿着欢潭溪入村。

    所以说,欢潭打开了观察南宋古村落与大家族繁衍生息的一个窗口。浙江曾出过一本《千村故事》的书,该团队统计的浙江1149个历史文化村落,主要集中在浙西、浙南、浙中的山区、丘陵地区,同时浙江现存古村落形成年代以宋代居多。研究团队分析认为,一个重要因素可能就是南宋迁都杭州。而始于南宋的欢潭,就在临安城附近,并通过钱塘江、浦阳江、欢潭溪与临安城连通,这也正是欢潭的弥足珍贵之处。

    这一点也得到了负责欢潭保护工程的中国美术学院团队的认同。美院提出的方案里,将欢潭定位为“千古南宋情,忠义文化村”。“我们希望表达一层意思,欢潭,很南宋,很杭州。到杭州,能领略南宋皇城。到欢潭,能领略南宋乡村。”

    而整个欢潭保护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复活”。有文化学者感叹,保护古村落甚至比保护故宫还难,不仅因为古村落的保护涉及建筑、文化、经济、社会等方方面面,更因为这是活态的保护,即保护一个活化的、延续千年的生活圈,并赋予其新的生机与活力。就在今年4月,欢潭村里、萧山唯一现存的清代书屋“二桥书屋”变成了进化非遗展示馆和“悦读益站”。它曾是务本堂的私塾,浙江的铁路之父汤寿潜就曾在这里读过书。现在,斑驳的墙壁,古朴的房屋,走过这座历经百年的书屋时,仿佛有朗朗读书声传来。

    中国美院团队介绍说,整个古村落保护分为五个区块,分别是忠义欢潭门户区、南宋古村风情区、休闲康养区、原住民生活区和地方产业发展区。其中重点打造的是长达1公里的明清老街,将来要打造宋街、茶馆、蚕丝馆、豆腐坊等,尽显南宋风情。

    古韵欢潭的“蝴蝶效应”

    无疑,欢潭正在上演新一轮蝶变,古韵欢潭正逐渐恢复昔日的繁华。

    这仅仅是开始。当天的进化“净心之旅”走进欢潭启动仪式上,萧山与浙旅“牵手”,将在发展全域旅游、促进产业融合、推动乡村振兴等方面开展全面深入的合作,其首个合作示范项目就是欢潭。浙旅将参与欢潭的统一规划运营,为欢潭导入特色餐饮、精品民宿、传统手工艺制作、生态农业观光基地、研学旅游等多元商业业态,重塑乡村旅游项目新形象,打造乡村振兴示范样板。

    目前欢潭村已陆续收储多个古建筑,未来将经修缮后改造为非遗传习所、乡村美术馆、民宿等。岳园对面那座仿西式建筑的老洋房,由务本堂后人建造,其一楼已经被布置成欢潭村史馆,二三楼则是进化的乡贤馆和统战馆。

    “欢潭的复与兴,单靠政府保护不行,要靠全社会的广泛参与。”进化镇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的古韵欢潭,既是配套相对成熟的景区,也是生活化气息浓厚的古村落。“我们将举办更多面对年轻人的文化活动,以更吸引年轻人。”因为欢潭不只是古建筑群,更是“活”着的展现南宋乡村美学的“博物馆”,可以让更多人在这里“读懂南宋乡村”。

    同国内很多古村落一样,欢潭也遭遇着人口不断外流的困境,年轻人的离开使得村落开始变成“老人村”甚至“空心村”,而人的回归才能带动乡村的振兴。欢潭的古村落保护将起到“示范”意义,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回归,进而带动整个进化的全镇域景区化甚至激活整个萧山南部“杭州南花园”的建设。

    当然,作为一座有着独特韵味的净心文旅风情小镇,进化早已开启这样的“蝶变”,让古村落融入现代文明的风景。比如与中国美术学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开展“欢潭艺术家驻村计划”,联合浙江工商大学旅游与城市规划学院设立乡村振兴实践基地,牵手台湾南投县信义乡共同挖掘青梅文化,进化由此逐步构建起“1+3+3+X” 的发展路径,开始探索一条绿色振兴之路。

    特别有意思的是,作为杭绍一体化发展的前沿地区,进化也开启了与绍兴夏履镇的合作,共同修复、开发萧绍古道,共同举办“古道探秘”徒步大会,以及在文化交流、经济合作等更宽领域的共同发展。其中迸发出来的一个积极信号,就是用乡村旅游、乡村振兴带动这一区域的“融杭发展”。事实上,夏履和进化跨区域合作,也正是看中这背后的“融杭”,让这条古道重回曾经的辉煌,成为杭州旅游地图上一个“热力点”。当然,犹如当年欢潭田氏乘船沿浦阳江、钱塘江进临安城一样,未来的进化甚至整个“杭州南花园”都将真正意义上走向三江口,走进杭州的拥江新时代。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