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戏了!影视寒冬下 横店影视城那些众生相……

2019-11-29 09:25 来源: 杭州网

杭州网 演员的生存状态最近忽然又成为大众关注的热点,不管是众多影视明星开直播带货,还是大牌明星喊话很久没戏拍了,都跟这一轮影视寒冬有关。

    演员的生存状态最近忽然又成为大众关注的热点,不管是众多影视明星开直播带货,还是大牌明星喊话很久没戏拍了,都跟这一轮影视寒冬有关。

    断崖式的大降温,曾经热闹非凡的横店影视城明清宫苑景区顿显萧瑟,停车场稀稀拉拉几辆大巴,景区内游客罕至,卖纪念品、茶叶蛋的小贩袖着手发呆。这些小人物身上都是这轮影视寒冬的一个个侧面。

    横漂:一起来的同事回了工厂

    在影视拍摄区,趁导演说戏的空档,21岁的李顺伟(化名)撩起厚厚的锦衣卫戏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自拍了一段视频发到微信朋友圈,“东厂怎么了,我西厂说话了么?”大半年来,这个长得很像张智霖的河南小伙,每天在横店只能拍一两场没有台词的群演戏,等戏的间隙,他就玩手机。

    戏少,工钱就少,扣除公寓房租和吃饭、手机等必要开销,所剩无几。为了多挣点钱,他会主动和围观的游客合影,每次收费15元。他在等机会,比如某个制片人或导演发现了他,让他可以圆“彭于晏”的梦。

    李顺伟原来在温州一家工厂上班,因为同事都说他外形帅气,有明星相,去年才下定决心入的行。一开始他在温州、杭州等地当群众演员,演网剧时装戏,每天能拍四五场,后来觉得横店机会更多,就到了横店,但没想到来了以后,戏越来越少,一同来的几个小伙伴熬不住,又回到了工厂。他不甘心,打算再撑一段时间,到过年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眼下最紧要的任务,是将自己的名字从“参加演出”升级到“演员表”。

    剧务:拍摄场地不用等不用抢了

    院门外,给李顺伟所在的《女侠罗明依》剧组搭景的卢师傅坐在台阶上抽烟。他在明清宫苑里做了四五年,是个老布景,但能坐下来抽烟休息的日子,往年很少,今年越来越多。

    “远的不说,就说去年年初好了,每天这里等着布景拆景的剧组要排队,拉材料的货车,把外面巷子都塞满了,我们都是通宵做,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哪还有机会休息。”

    他手指着的方向,是明清宫苑影视拍摄区的一条主要街巷,此时空旷、安静,隐约能听到院墙外游览区传来的表演声音。

    因为剧组少,时间充裕,卢师傅一个人就能搭好布景,他的同伴在隔壁另一个剧组搭景。那是一个从河南禹州来的豫剧团,正在拍一部叫《芝麻官休妻》的豫剧,准备在央视戏曲频道播放。

    15岁的乔兵兵化着很浓的戏妆,穿着戏服在屏风后面偷偷跟着前台的主角学唱念做打。这是他第一次来横店,来之前听说在这里可以遇到很多明星,但来了十天,没见过几个剧组,明星更是一个也没遇到。

    制片人在拍摄场外跟几个演员聊天,他说,剧团每年都来横店拍戏,感觉今年是场地最宽松的一年,不用抢,不用排队,也不用通宵达旦地拍摄,每天都可以早早收工。计划15天拍摄周期,35万元场地费用,也比往年略有降低。

    工头:群演的戏大家轮流上

    一路之隔的广州街、香港街景区,也是横店影视城的主要拍摄基地。东北小哥张沫(化名)站在“嘉顿糖果饼干有限公司”门前,和路过的游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不时比划几个黄飞鸿的动作,逗路人开心。

    他是正在这里拍摄的一部民国剧的群演,来横店已经三个月,之前在上海一家餐馆当伙计,个子不高,黝黑精瘦,有几分形似他的偶像王宝强。但他没想成为王宝强那样的“角儿”,就是觉得拍戏好玩,过瘾,就来了。群演工钱不高,像他这种普通群演,只有100元一天,而且不是每天都有戏拍,要看“工头”分派任务。

    不一会儿,一个佩戴“横店演员工会”袖章的大高个走到张沫跟前,拍拍手喊“姑娘们开工了”,从门里鱼贯走出十几个民国女学生装束的群演,她们衣衫单薄,抱着裸露的胳膊,在冷风中缩着脖子听导演说戏。

    大高个就是每天给张沫这些群演派戏的“工头”,在横店,哪个剧组需要群演,都是由这些“工头”张罗。

    大高个说,他手上有300多个群演,现在只接待一个剧组,100来个群演,只好大家轮流上,这种情况过去几年并不常见。转折发生在去年范冰冰事件之后,当时来横店拍戏的剧组一下子少了很多,今年又传出“限古令”(限制古装剧),剧组进一步减少。

    造型师:停工三个月后回老家开了美发店

    11月28日,易烊千玺19岁生日,杨扬(化名)在微博上给四字弟弟“庆生”。这一天也是杨扬离开横店整整四个月,结束了三年跟组化妆师的生活,“去年在横店见过千玺本人,还合了影,估计以后再也不会回去了。”

    杨扬说自己出道比较晚,24岁才开始学化妆造型,三年前跟着师傅进剧组,横店是常驻地,“早上4点起床,两三个人要给100多个丫鬟、士兵做造型,快的两三分钟一个,慢的‘丫鬟’造型十分钟也得搞定。” 这样的日子杨扬过了三年。

    回老家后,很多朋友会问杨扬给什么大明星化过妆啊?她都只是笑笑。“同在剧组里,都是化妆造型师,也有严格的层级。”杨扬告诉我,剧组化妆师也有老大,负责定造型;然后是包下整个造型项目的人,就是杨扬的师傅;像杨扬这样早起给演员化妆的,是跟不到剧组的,而在拍摄现场盯妆补妆的又是另外一批人。“大明星都是自带化妆师的,永远轮不到我们。”

    化妆无疑是起得最早的一个部门,“经常是,导演晚上12点回到酒店,召集开会说第二天的戏。然后执行导演把服化道的人员找过来对通告。我们开始准备第二天的造型。第二天起得最早的也是我们。” 杨扬跟过一部大制作电影,连续一个月每天凌晨3点半开工化妆,而且是在冬天。

    “去年开始吧,明显觉得活少了,最长的时候停工了三个多月。”虽然辛苦,但在剧组的收入还算可观,“跟剧组虽然是辛苦活,但一个月万把块也拿过。”大制作的影视剧开剧少了,师傅也会带她进网大(网络大电影)的剧组,“网大都是小成本,师傅接过一个网大项目,直接让我去做‘大助理’,但我觉得自己经验不够干不了。”

    “辛苦,我这样的小化妆师也爬不上去,离开横店只是早晚的问题。”今年夏天,父母在衢州老家盘好了门店,等杨扬回去开一家美容美发店,“和表哥一起做,他也干过很多年理发师。”

    杨扬还告诉我,差不多时间离开的还有一个北方来的姑娘,她们在一个剧组里认识,“去做网红了,直播卖得不错。”

    餐馆:人好像一下子就走光了

    离景区不远,有一家名叫313羊肉馆的火锅店,是横店有名的餐饮老店。中饭时间,店里两层楼,只有两桌客人,前台姑娘趴在桌子上刷手机。

    伙计说,前几年来店里用餐的剧组不少,特别是晚上收工以后来吃夜宵的比较多。今年慕名前来偶遇明星的游客倒是还有很多,但叫得出名字的明星他没见过几个,“人好像一下子就走光了”。

    餐馆对面,是一排演员公寓,主要租客是“横漂族”。一眼看过去,大多门窗紧闭,不像有人住的样子,有的窗户上还贴着招租的纸条。

    “今年的人气比去年至少少了一半。”伙计叹了口气。

    在网上流传的横店撞星攻略中,“湾”是名气最大的创意餐厅之一,但在进门口的明星签名墙上,最近的签名时间停留在2018年10月。

    2015年开业的龙景雷迪森庄园酒店是横店最豪华的酒店之一,经常接待一线明星大咖。不过这几天,入住酒店的大牌只有流量明星王一博。五六个小女孩守在电梯口,希望能近距离接触心目中的偶像。

    酒店一位工作人员说,鼎盛时期,酒店的行政套房都不够用,前来蹲守明星的粉丝常常把大堂给占满了。现在这么安静的酒店,她自己都觉得不习惯。

    横店:开机率下降超过一半

    大河里有水小河里满,小河里无水大河里干。群演逃离横店,背后是影视公司关门大吉。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国内共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

    与此同时,影视剧制作及上映播出数量也锐减。今年前三季度,国内电影票房同比下降2.21%,其中国产电影票房同比下降11.54%。剧集方面,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备案共646部,同比减少27%;拍摄制作备案共24617集,同比减少30%。

    夜幕降临,位于横店镇中心的万盛路步行街和旁边的夜市也显得有些冷清。一家水果摊的老板娘说,今年确实生意差了很多,来夜市买衣服和小百货的女孩子明显少了,她认识的几个群演,有的回了老家,有的改行去做直播。

    “她们还会回来的,以前也有过现在这种情况,后来行情一好起来,街上人又多了。”

    群演们还回不回来,这个暂时还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到横店拍戏的影视剧组减少了。

    横店影视城官网“每日剧组动态”显示,11月26日,共有17个剧组在横店拍摄,其中广州街、香港街6个,明宫苑9个,清明上河图2个,秦王宫、春秋·唐园、红军长征博览城等三个景区都没有剧组进场拍摄。

    出现在横店的大牌明星也廖廖无几,17个剧组中,只有赵丽颖、王一博、韩庚等几个知名度比较高。

    而在2016年-2018年同期,开机剧组分别为39家、33家、38家。换句话说,今年开机率较去年下降超过一半。

    影视行业去泡沫去年就开始了

    华策影视、长城影视两家浙江上市公司对于影视业当前面临的困难讳莫如深,从其作品来看,今年基本上都将重点放在主旋律作品上,前者参与制作了《我和我的祖国》,后者投拍了《人民总理周恩来》和《纳土归宋》。

    北京一家大型影视公司的人士透露,今年行业整体降温,主要是剧集制作方面,电影受影响相对较小。该公司今年计划制作6部电影,两部即将上映,另外已拍完一部,正在拍一部,还有两部在筹备。不过今年没有前几年那样的大制作,都是小投入。

    他说,其实影视行业去泡沫早就开始了,后来的税务核查风波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如今观众看剧的生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优酷、腾讯、爱奇艺等三大平台垄断了资源,定价权掌握在三家手里,然后再传导到从制作到观众的各个环节。整体上,行业开始萎缩,但头部资源更值钱了,包括播出平台、明星大咖、制作公司等,但这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参与者肯定会受到冲击。

    头部演员也没戏可拍了

    即使是头部资源,今年日子也不好过。

    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在8月的财报电话会中曾表示,在上半年和之前,平台签约片酬达到八千万到1.2亿的演员,现在缩减到一千万到五千万,符合平台限价五千万的规定。平台的话语权越来越大,内容成本会进一步得到控制。

    有报道称,2019年以来,三家视频平台的采购费用大幅下调,同比下滑三成左右。一向大手笔的平台都开始限价,原因是他们也遇到了麻烦。

    腾讯三季报显示,腾讯媒体广告收入同比下降28%,环比下降17%;芒果超媒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28.8%;爱奇艺广告收入同比下滑14%。

    立项作品一减再减,制作费用一降再降,导致演员无戏可拍,包括头部演员。

    日前,演员迪丽热巴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说自己已经七八个月没有拍戏了,公开喊话导演,自己有时间;台湾艺人明道在综艺《演员请就位》上才演到今年第一场戏;在今年IRST青年电影展上,演员海清直言自己“没有戏拍”;此前,姚晨在《星空演讲》上说自己现在状态最成熟,事业却陷入了最尴尬的境地。

    影视剧不够,综艺来凑

    一众明星大咖纷纷转战综艺,比如迪丽热巴加盟综艺《奔跑吧》和《极限挑战》;杨幂也开始玩《密室大逃脱》,或者在《明日之子》当导师;赵薇、李冰冰、章子怡等“大花旦”,均在综艺节目上露面。

    由此又产生了另一个问题:为了比拼收视率,节目越玩越刺激,拍摄难度越来越大,艺人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但即使这样,还是有人愿意赌一把。

    凌晨3点半,李顺伟穿戴整齐又出现在明清宫苑的片场,气温很低,哈气成冰,还好是古装戏,衣服够厚。今天要拍的这部戏他不知道片名,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导演会不会给他安排几句台词,甚至一段几秒钟的特写。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