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调律师小卉和她的导盲犬阿拉丁

2020-01-13 09:15 来源: 杭州网

杭州网 2020新年后的一天,浙江音乐厅有一场“音乐开启光明世界”的公益音乐会。

    2020新年后的一天,浙江音乐厅有一场“音乐开启光明世界”的公益音乐会,在后台,戴着墨镜的蔡琼卉拿着琵琶坐在凳子上练习,她的脚边,导盲犬阿拉丁安静地摇着尾巴。

    快轮到蔡琼卉上台时,她站了起来,阿拉丁紧紧跟了上去,蔡琼卉把绳子交给工作人员:“阿拉丁,你乖乖在这等我回来啊。”

    阿拉丁没有再跟上去,但是它一直在原地转悠,盯着主人离开的方向,看上去还有些紧张。随着前台传来蔡琼卉弹奏琵琶的声音,阿拉丁渐渐平静下来,后来蹲在地板上,好像很享受这美妙的旋律。

    意外

    蔡琼卉的琵琶演奏是这场音乐会的第二个节目,看到她回来,阿拉丁激动地围着她转圈圈。因为还要等着所有节目结束后一起谢幕,在这段时间里,蔡琼卉慢慢和我聊起了她的故事。

    1993年,杭州富阳鹿山街道一户蔡姓人家迎来了他们的小女儿,就是蔡琼卉,小卉还有一个比她大五岁的姐姐,两姐妹调皮可爱,给这个四口之家增添了不少欢乐。

    谁能想到,一场意外打破了平静的生活。小卉8岁那年,读二年级的她放学后和同学玩,路过一户正在盖新房的人家,泥瓦匠随手扬起的石灰撒进了她的眼睛,彻底改变了小卉的一生。

    双眼灼痛,小卉记得当时手术结束后,她醒过来时是半夜,她的眼前一片漆黑,还没有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的她心里还在暗自窃喜,好像作业可以不用做了。可是一天、两天,明明已经到了太阳升起的时间,小卉依然什么也看不见。“这是真的吗?”小卉说,她很害怕,觉得命运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之后的三年时间里,家人带着她辗转各地求医,大大小小动了20多次手术,治疗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小卉发现自己情绪也越来越难以掌控,很容易发火,休学在家的她很痛苦:为什么我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上学和玩耍了?

    现在回忆起这场事故,小卉很平静,蔡爸爸在边上也很平和地补充了一些细节。

    这些年,时不时就会有人问蔡爸爸,那个泥瓦工呢,他负责了吗?“他就是个打工的,他没有推脱,但也没什么能力补偿,再后来他回安徽了,我们也没有联系了。”蔡爸爸缓缓地说着,但是小卉刚出事那会,她妈妈经常忍不住哭泣,哭得眼睛都要坏掉了,而他也是很心痛,头发都白了。

    “带着她四处求医,每次好像有了点希望,可随后却又是失望。”蔡爸爸说,而大女儿则被完全丢在家里,靠亲戚朋友帮忙管一管,作为父亲,他觉得对两个女儿都很是亏欠。

    求学

    谢幕结束后在后台换衣服,小卉猛然发现,粉色的旗袍下面忘记脱自己的黑色短袜了。“哎呀,我怎么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爸爸也不提醒一下我。”她很懊悔,这么美的音乐会有了一个小失误。我和蔡爸爸也很歉疚,我们的确没有发现和注意到。工作人员安慰她:“没关系、没关系,琵琶弹得真好听,大家是来听音乐的。”

    阿拉丁在后台已经成为“团宠”了,时不时就有其他盲人小朋友过来逗逗它,一位小姑娘和阿拉丁特别有缘分,玩了一会,都可以指挥阿拉丁坐下、站起了。小姑娘和她妈妈介绍:“妈妈,这是小卉学姐和她的导盲犬,她可厉害了,我们学校的老师都夸她。”

    休学三年后的2003年,小卉再次走进了校园,她去了浙江省盲校,由妈妈陪读,和她一起学盲文。在盲校,小卉渐渐乐观开朗起来,在选兴趣小组时,和大部分同学选按摩推拿不同,她选了自己喜欢的音乐。

    “在没有光的日子里,音乐是我最好的伙伴。”小卉说,在盲校里,她遇见了自己的伯乐——琵琶老师张根华。

    普通人学琵琶都很难,更不用说盲人了。“方法就是摸着老师的手,慢慢领悟学习。”因为看不见,她必须要把谱子、手法都熟记于心。“还有一点,琵琶的键是钢丝制作而成,所以那时候,手指划破血的情况常常有。”

    张老师对小卉的栽培很用心,也经常鼓励她。那段时间,小卉疯狂地练习,付出比常人百倍的努力,每天十三四个小时都在练琵琶,后来她拿到了琵琶十级的专业证书。

    2013年,小卉考上了北京联合大学的音乐专业,“这是所综合大学,面向全国招录12个盲人学生。我当时想着,那么多优秀的人,我肯定考不上。”小卉还记得考完后,她和妈妈住在北京的旅店里等待成绩公布,俩人都很紧张,查完成绩后妈妈问她怎么样啊,她慢慢地说:“我好像考了第二名。”边上的妈妈都激动得哭了。

    大学期间,小卉主修了双学位,除了琵琶外,还学习了钢琴调律,通过耳朵、双手,和音乐之王钢琴来对话。

    大部分人见过的钢琴,只是一排黑白键,但是打开后的钢琴,是密密麻麻一排排的零件。一台普通的立式钢琴一共有88个琴键、约230根琴弦、8800多个零部件,钢琴调律就是要找出那个不准的音律并且调好。

    刚开始的时候,她要一个个试,才能找到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整整四年时间,她把自己的所有时间都泡在琴房里,技术越来越熟练,大部分问题都能在一两个小时里搞定,随着她手里的扳手忽高忽低,钢琴的琴弦或紧绷或松弛,音调也随之变化,细微的音律差别,都能被她一一修正。

    大学里的收获让小卉很满足,那段时间,经过多次角膜移植手术后,她的视力一度升至失明后的最高值,能够分辨出一些明艳的色彩,以及人物走近时,还会有一些轮廓和大致的人影。“虽然只维持了两三年时间,但我很感谢,也很知足。”

    创业

    在这场音乐会的后台,时不时就有人过来和小卉打招呼,盲校的学妹、残联的领导以及一些社会爱心人士。得知我在采访小卉时,一位合唱团的阿姨一个劲地交待我:“小姑娘很优秀,要好好报道啊。”

    音乐会结束后,小卉和阿拉丁在走之前和大家一一道别,合影留念。小卉的记忆很好,她学会了通过声音来辨别人,有人过来问好,她总能叫出对方是谁。那天我是第二次见她,刚到的时候我叫了一声:“琼卉”,她就甜甜地回复我:“刘老师来了。”

    有些新认识的朋友,小卉爸爸主动递上名片,“除了弹琵琶,我女儿还有个钢琴调律的工作室,需要的话可以找我们。”

    出门后,爸爸走在前面,阿拉丁带着小卉走在后面,我在边上想超过她拍个照片,阿拉丁大概是感觉到了我的靠近,立刻横在小卉前挡住了她,等我过去后又开始往前走。

    准备去小卉在杭州的工作室看看,因为天还下着小雨,我说我来打个车,小卉已经打开滴滴,坚持说她来打。很快,她告诉我有人接单了,并告诉我,车牌号是多少,还有几公里到达,她还给司机去了一个电话:“师傅,我还有条导盲犬哦。”

    “要是天气好点,我就坐地铁或者公交。”小卉说,随着导盲犬的普及,她在杭州坐地铁还是挺方便的,有时候她带着阿拉丁刚进地铁,就有工作人员来问她需不需要帮忙,不过大多时候,她都可以自己搞定。

    2017年,大学毕业后的小卉回到富阳,开了一个钢琴调律的工作室,最近她在杭州市中心也租了个小房子,打算把工作室开到杭州,更方便她为杭州的一些客户服务。

    创业不易,对小卉来说,更是如此。

    “刚开始,别人都不相信一个小姑娘能调律,而且还是个盲人。”小卉说,她一家家去琴行发名片,告诉他们自己可以试一试,如果有需要可以免费为他们调律。

    但是钢琴的价格都不菲,很多人都不敢让她试。后来有一家琴行的钢琴出了点问题,可是懂的人刚好不在,就让她试了试,结果很快就调好了。当时老板还不信,小卉也不着急,等到那位懂调律的师傅回来后,和老板说:“哪里来的小姑娘,这手艺真可以。”老板才认可。

    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积累的口碑让小卉越来越受欢迎,作为浙江省唯一一名盲人高级调律师,找她的人越来越多,有时候一个月能有20多单生意。

    去年,小卉的姐姐还帮她在淘宝上注册了一家网店,前来咨询的人也不少。“一个在杭州工作和生活的韩国家庭需要调律,网上沟通时,可能是语言不是很通畅的原因,还觉得他们不好相处,但后来我上门的时候,他们一直非常照顾我,对我的导盲犬也很好,刚好是中秋节前夕,临走时还送了我一些小月饼。”

    伙伴

    在网约车上,阿拉丁很安静。司机师傅也很感慨:“好乖的小狗狗啊。”最近,有部关于宠物的电影上映,吴磊饰演的一个初中生因为一场大病后失明,还好有发小和狗狗陪伴,每天护送他上下学。

    去年暑假,小卉去大连的导盲犬基地经过培训后带回了阿拉丁。有了阿拉丁后,小卉的生活就更方便了。

    说到阿拉丁,小卉的兴致明显高了很多,“它是我的家人,我最好的伙伴,凡事它都先想着我。”

    “导盲犬是国家免费给的,但是要通过审核和培训,要求还比较严格,比如说要有一定的经济条件,因为它们不吃人食,只吃狗粮,每个月花费在500-1000元之间,重要的一点,是还要喜欢狗狗的家庭。”小卉说,她和阿拉丁特别有缘分。

    在大连培训期间,刚开始,有些导盲犬还很调皮地“欺负”新主人,但阿拉丁从来没有。“它特别听话,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小卉说,阿拉丁非常通人性,在工作状态下,它超级称职,有一次从杭州回富阳老家,高速上堵车,它一直憋着尿,憋到浑身都有点发抖了,依然没有在车上撒尿。下了高速后,小卉带它去撒尿,尽管它已经很迫不及待,但它依然带着小卉缓缓走到远处的草地上,确保小卉的安全后去撒了尿。

    这件事让小卉很心疼,这之后,她都尽可能抽时间遛一遛它。

    路上遇到任何障碍物,阿拉丁都会停下来挡在小卉的前面,过马路时,它一定会等到车子停下来,安全

    了再带她走。平时走在路上,凡是有水坑的地方,阿拉丁都会绕开,实在绕不开的情况下,宁愿自己走水里,也不会让小卉走水里。

    “我最怕下楼梯,每次下楼梯前,它都会用头靠靠我的腿,告诉我要下楼梯了。”小卉说,上下楼梯导盲犬一般的训练只是身体横挡,这个歪头的小动作只有阿拉丁有,而且是在认识她之后才有的,让她很暖心。

    “一般的狗狗在七八岁才会白胡子,但是导盲犬可能五六岁就白了。”小卉说,因为它们总是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下。

    在工作中,阿拉丁非常认真,小卉说话的声音稍微严厉一些,它就知道自己犯错了,然后表现出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过来蹭蹭她。

    但如果脱下了工作服,阿拉丁也有调皮的一面,喜欢玩球和撒娇吃零食。“我家原来也养狗狗,阿拉丁来之后原来的狗狗送亲戚家养,后来一次碰到,原来的狗狗开心地围着我转,阿拉丁就吃醋了,粘着我往外拽。”小卉说。

    晚上,阿拉丁睡在小卉卧室的地板上,有一块它专属的毯子,小卉半夜起来上厕所,它也要跟着出来,停在卫生间门口,等小卉回卧室了,它再跟着回去。

    生活

    到达小卉在杭州的工作室后,小卉妈妈正在收拾,这里刚刚装修完,杭州生意多的时候,也可以小住一下。

    脱下工作服的阿拉丁开心极了,喝了点水、吃了点狗粮后,还和小卉撒娇,要吃零食。“阿拉丁等着哈。”尽管看到小卉手里的零食后想要伸脑袋去吃,但听到小卉说让等着后又乖乖退后等着了。

    “吃吧!今天表现很好,要给你奖励。”小卉一说,阿拉丁立刻又高兴了。

    小卉也是个爱美的姑娘,快过年了,妈妈说要带着她去四季青淘衣服,妈妈先看样式,再拿给她摸,最后由她决定。“姑娘嘛,都爱美。”一旁的爸爸笑了。

    小卉问爸爸给她录视频了吗?爸爸回答说:“啊,我以为你是让我拍图片啊,我没弄视频。”小卉带了点埋怨的口吻:“爸爸呀,我特意叮嘱过你的呀,我要发短视频的。”

    我在一边感叹,小卉还是个小姑娘,也会和爸爸撒娇,还会有点抱怨。她又提醒了爸爸一句:“还有一点啊,爸爸,不是以为站在一起的两个人就是夫妻哦。”原来音乐会后台,有两位表演嘉宾对小卉的钢琴调律感兴趣,爸爸发名片时误以为对方是一对夫妻。

    “对对对,还有女孩子的年龄也是秘密,我记下了。”爸爸在一边附和,女儿交待的事情不能马虎。

    “你看,这里的冰箱、电水壶都是我网上买的。”小卉向我介绍,现在不少软件的无障碍版本做得挺好的,她上网买东西很溜。妈妈在一旁插话,“我们村里的邻居,年纪大的都来找她网上帮忙买呢。”

    另外,她的手机还安装了语音播报系统。拿起手机凑在耳朵旁一听,我感慨:“这么快速的播报能听清吗?”

    “锻炼出来了,所以和大家微信也都没有问题。”小卉说。聊着聊着,就聊到男朋友的话题上,小卉没有避讳,她说慢慢来呀,要找一个懂自己又合适的人不容易。

    现在小卉的视力仅剩一些微弱的光感和模糊的影子,她的眼睛是属于化学损伤,角膜移植后一直需要使用抗排异药水,而且价格不菲,效果也总是不稳定。“后来我决定暂时放弃治疗。”小卉说,这么多次手术下来,多次麻醉让记忆都下降了,为了手术,家人付出这么多的时间和金钱,换回来的可能只是一点点的光感,还不如将精力花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一有空,小卉总会参加各种爱心公益活动,琵琶弹奏,她说:“我得到那么多人的关心和爱护才能健康长大,我也要回报社会。”

    在小卉出事以后,很多爱心人士掀起了帮她再见光明的爱心行动,其中不少学校组织了募捐。

    “富阳以后有学校的钢琴需要调律,我都愿意免费上门,用自己的一点力量,回馈这个善意的社会。”小卉说。另外,作为浙江省唯一一个盲人调律师,小卉也想带一些学生,让更多的盲人朋友有多一些的职业选择。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