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舞厅,随着一代人的青春一起逝去

2021-08-23 09:17 来源: 杭州网

杭州网 杭州舞厅,随着一代人的青春一起逝去

    剑波舞厅的营业时间和价格 见习记者 汤晨琛 摄

    网友“龙井阿蛇”去过闪烁舞厅,开在莫干山路,白天就能看到居民进进出出,手里还捧着菊花茶。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都市快报讯 昨天,本报报道了杭州立交桥下一家超级出片的歌舞厅,叫“水晶宫”,位于文晖路叶青兜立交桥底下,开了26年,票价5元,其复古的风格和便宜的票价引起网友一波回忆杀。

    上世纪90年代,交谊舞风行全国,和交谊舞一起流行起来的,还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杭州的舞厅。“杭州舞厅史”从起步、上升、兴盛到下滑、没落,不过四十载左右,随着一代人的青春一起逝去。

    “梦蝶、葡萄园、福尔园、梦宁园、苹果园、晚秋、水晶宫、椰岛、红玫瑰、大家乐、白孔雀……”看着这些名字,满满都是回忆,本报曾报道过一位大伯,从1992年到1998年跳了6年交谊舞,每去一家新舞厅,他都要在笔记本上记下舞厅名字,一共手抄了108家舞厅名字。

    如今,杭州主城区曾经风靡一时的歌舞厅已经成为过去,还在开门的,不过零零星星几家。

    我们全城大搜索,又走访了几家怀旧舞厅,有的营业,有的关门了。

    剑波舞厅

    来跳舞的年纪大的有八十多岁

    年纪轻的也有四五十岁

    大部分办的都是月卡

    剑波舞厅以前叫大舞台,来的都是老顾客。 见习记者 汤晨琛 摄

    剑波舞厅设在美都广场的二楼,其实它还有个名字,叫“大舞台”。

    前晚6点半,我乘坐电梯来到舞厅门口,墙上没有“剑波舞厅”的门牌,但贴着一张价目表,上面写明了营业时间和价格。舞厅一天共有三个场次,上午6点到10点、下午1点半到4点、晚上7点半到10点,每位宾客10元,女宾可以买一送一。

    进到里面,舞厅暂时没有开业。门口是几排红色的沙发,灯还没有完全打开。内室里,老板娘姓相,和员工们围成一圈,正在吃饭。

    老板娘见到我,赶忙让我坐下。她说,自己跳舞三十多年了,基本上每天吃完饭都要出去跳,跳的是交谊舞,刚开始只是爱好,后来才渐渐发展成了舞厅的业务。

    当初,老板娘的店开在古翠路附近,也叫“大舞台”,价目表和如今一样,现在的店员大部分也是在那个时候就一起共事了。后来,房租到期了,她拿积攒下来的钱租到了信义坊,取名“建君舞厅”,后来又搬到了美都广场,取名“剑波舞厅”。

    “剑波是我儿子的名字,这边开了大概四年,地方更大,更容易吸引喜欢跳舞的顾客。”老板娘说,现在过来跳舞的,要么是熟客,要么是熟客带进来的。年纪大的有八十多岁,年纪轻的也有四五十岁,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办了月卡,每月170元一个人。

    她说,这边的场地费、员工费等等,加起来是3600块钱一天,一个月就差不多要10多万元,以前还好,熟客多,能赚点钱,现在客人来得不多,每天要亏损六七百元,“用我多年积攒下来的钱填补成本,玩玩还行,赚钱暂时指望不上了。”

    临近晚上7点,舞厅开始放起有节奏和打击感的音乐,是一首粤语歌。一些坐在门口的客人陆续进入舞厅,有人熟练地踩着舞步跳了起来,有人还跟着手机里的教程慢慢学着举手抬足……墙上贴着大大的“舞”字,还有一句“祝新老舞友身体健康”。

    家住附近的陈先生52岁了,他说,相老板在信义坊开舞厅的时候,他就有去跳舞,一直到现在。“我办了月卡,一天三场,我几乎都要来,这边早上生意最好。”他个人不是很喜欢广场舞的模式,觉得有点吵,环境也没有这里好。

    老板娘说,白天放的是邓丽君之类的歌,晚上会放刀郎,还有张信哲的《过火》。跳舞的时候这边会提供茶水,但是茶具需要自己带。

    她说,偶尔也会有年轻人来这里打卡,不知道是被怀旧的氛围吸引了,还是纯粹觉得好玩。年轻人参与进来蛮好的,这也是一种趣味,有时碰到熟悉的歌,无论老少,他们都会跟着哼唱。

    网友“龙井阿蛇”说,自己特别喜欢这种复古的调调,她和男朋友在节假日特意去拍照,“服务热情,门票也便宜,还能再送一杯带吸管的菊花茶。拍照的时候,有阿姨跟我聊天,说年轻人怎么也来玩了,在门口中场休息的大叔,还教我如何摆拍。”

    万紫千红舞厅

    90后老板接下一家劳保舞厅

    大搞装修提高票价但客人立马少了

    一年亏了大几十万

    万紫千红舞厅位于石桥路浙江永佳灯具广场的4楼,相比于其他位于农贸市场的劳保舞厅,环境好了不少。

    我联系上舞厅的老板,姓陈,意外的是,他是个90后。

    陈先生是江西人,从读书开始就一直生活在杭州,毕业之后做了几年工程,想换个行业,经过朋友推荐,2018年底,他接下了这家舞厅。

    一开始,他对这家歌舞厅信心满满,800多平方米的歌舞厅,转让费、房租、装修费一共投入了100多万元,自己的积蓄不够,还去银行贷了一笔款。

    他按照原来老板定下的规矩来经营,舞厅分为早中晚三班,女客10元一位,男客15元一位,到舞厅跳舞,可以提供免费茶水。

    但是没开多久,他发现每次来舞厅跳舞的其实差不多都是固定人群,也没有新的客人来,这群老客户也不是每天来,冬天的时候天气冷,来的次数就多一点,一般也是约到舞伴才来。

    再加上舞厅的开支不小,开始入不敷出……

    “我去看过有些舞厅环境不是很好,我就想做一个高端一点的。”为此,他花了十几万元专门为舞厅换上专业的音响设备,茶叶也换成了更好的,这回门票总该涨一涨了吧,于是他把门票提到了20元一位。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门票一涨,客人立马就减少了,不得已只能调回去。

    “即使只有一个人来跳舞,我们的音响、空调、灯光都要为客人开着。”陈先生说,再加上音响师、保洁员的工资也不低,开支越来越大,最后他支撑不下去了,一年亏了大几十万,只能将舞厅转给别人,可能到今年11月左右,租金到期了,舞厅也要关掉了。

    他说,接下来他还是想自己创业,打算回老家搞养殖业去,重新开始。

    起步期

    上世纪80年代初,杭州市开始鼓励每个城区官方开设两家舞厅,以便群众学习和跳交谊舞,开得最早的舞厅,是拱墅区工人文化宫,那会儿不叫舞厅,叫舞蹈培训班。此后各个区的工人文化宫、群艺馆都纷纷开了歌舞厅(舞蹈培训班)。

    上升期

    歌舞厅起步初期,政府不允许私人开舞厅,但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初,杭州三星级以上饭店允许开歌舞厅,华侨饭店、新侨饭店、友好饭店、杭州饭店等等都开了舞厅。

    兴盛期

    上世纪90年代,以“水晶宫”“大森林”“鲁班”“丰乐”为代表的大批杭城火爆的舞厅竞相崛起。“丰乐”生意火爆时一天舞票可售450多张,加上酒水每天可入万元,传呼机在当时社会还不多见,丰乐舞厅保安曾在一个晚上捡到过7个。

    下滑期

    2000年开始第一个10年,在多元化的娱乐方式面前,杭州歌舞厅普遍大不如前,很多舞厅为争取舞客,争相降价,几块钱一张门票,还送茶水。那时舞厅成了很多人消遣的去处,“劳保舞厅”也成了歌舞厅的代名词。

    2005年初,开在杭报裙楼的金舞池关门,不少杭州舞客打进快报热线关心询问。随后几年间,金色风情、金凤凰、新成、商都、天缘、东坡……一些地段好房租高的舞厅开始支撑不住纷纷倒下。

    没落期

    21世纪第二个10年,杭州主城区曾经风靡一时的歌舞厅已经成为过去,只有零星几家。

    昨天,看到有网友还推荐了建国北路凤起路农副产品市场里的许氏舞厅,在业内也算得是知名度比较高的一家舞厅,可到了之后,我转了一大圈也没找到这家舞厅,后来打听了一圈,才知道三个月前就关掉了,门口写着“许氏舞厅”的牌子也拆掉了。周围的居民说,不知道还会不会重新开张。

(本文来源网络,仅做公益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版权问题请告知删除!本文仅做公益分享,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