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隐秘地图之:闲说斗富桥

2019-01-21 09:37 来源: 杭州网

杭州网 斗富二桥直街东段 斗富三桥 斗富一桥 斗富桥一桥、斗富二桥、斗富三桥,明代皆以豆腐桥名排列。当年是否有豆腐坊集聚,并无史料。不过,后来将豆腐叫成斗富,或许是口彩,或许

     

    斗富二桥直街东段

     

    斗富三桥

     

    斗富一桥

    斗富桥一桥、斗富二桥、斗富三桥,明代皆以“豆腐桥”名排列。当年是否有豆腐坊集聚,并无史料。不过,后来将“豆腐”叫成“斗富”,或许是口彩,或许真是一种追忆。因为,在南宋,杭州成了行都临安,这三座桥被称“通利桥”、“米市桥”、“五柳园桥”时,是有过一段“斗富”似的繁华。

     

    ❶ 新区“城东厢”

    南宋临安三本方志,通利桥、米市桥、五柳园桥的出现,在《淳祐临安志》。当时,出东城走崇新门(相对现清泰路的城头巷)、走新开门(相对现望江路的金钗袋巷),护城河(现东河,时称“东运河”)上都有桥。两座城门之间,从没有破墙开过半扇便门,那为啥要造通利桥、米市桥、五柳园桥呢?

    1169年《乾道临安志》,杭城有七厢六十八坊(不包括宫城),并标注,在1141年,高宗准奏增加候潮门外与江涨桥区块两个厢。到了1251年《淳祐临安志》,经济、人口高速发展,又增三厢,其中东城墙外“城东厢”,只辖一个“淳祐坊”,是发展中的新区。

    “厢”是辖地的行政级别,早年,江南的县府所在,称“城厢镇”,便是沿袭。再大的县,都不能僭越。“城东厢”,是一个城厢镇的规制。为此,淳祐年间造了第一座“淳祐桥”后,从现在的清泰路到望江路,又造十一座桥梁,横跨护城河(东河),以便新区的直达。

    可以想象,当年东城墙外,沿河有开阔便道,熙攘士民出了城门沿城墙分流进入新区。或许,他们去看刚到的暹罗大象;或许,裙钗软舆的闺秀,去了五柳园,听说菊花正艳。南宋《都城纪胜》说五柳园是“西御园”,可以和新开门外“东御园”媲美。当然,这是花园的折腰之美。《梦粱录》称五柳园为“西园”,也可看出它的亲民。

    不过,十一座桥的规模投入,应该是商市的需求。米市桥、通利桥,还有湮没的升仙桥,仅桥名都读出贸易和奢华。《梦梁录》卷十六说,若大杭城,米市只有三处:“湖州市(湖墅)、米市桥、黑桥”。要晓得,这是一个“一百二十四万七百六十”人口的京畿。

    在“新开门外草桥下”,有米行“三四十家”。“下”,杭人指“北”或者“西”。“草桥下”,就是草桥以北到米市桥。“苏、湖、常、秀、淮、广”运来的“客米”(并非仅本地稻米)源源不绝,品种有“早米、晚米、新破砻、冬舂、上色白米、中色白米、红莲子、黄芒、上秆”等十七种。哪怕隔年“陈米”也不欺买家,单列标明。每天,以升度日的“细民”要零售“一两千余石”(10万公斤左右),“府第、官舍、宅舍、富室,及诸司”全是批发。

    “物流”一应具备:“叉袋”可以租赁,“叉袋”就是麻袋,杭州方言;待雇的“肩驮脚夫”有“甲头管领”;船只“各有受载舟户”担保。整包买米,不用买家“劳余力”,当即车、舟送到。

    繁华,少不了声色。《癸辛杂识》说,好断背者在此也有集聚之地,他们抹胭脂,佩盛饰,取名像女子。或许,新区甫定,“警力”不够。周密感叹:对此没看到按“旧条”惩治。“旧条”是指北宋政和年的条法:“男子为娼者,杖一百,赏钱五十贯”。杖打一百,是“毙命”这道坎前的股肉稀烂,少说卧床三月。“赏钱五十贯”治伤,也算“怜香惜玉”。

    元末的张士诚扩建东城墙到如今环城东路,将这一片纳入城内。十一座桥湮没七座,只剩安乐桥(现西湖大道)、通利桥(斗富一桥)、米市桥(斗富二桥)、五柳园桥(斗富三桥),护城河(东河)就“十八变”了。

    ❷ 断河头与斗富一桥

    明时田汝成《西湖游览志》说东河东段:“自宋筑德寿宫而湮之,故称断河头也”。这是将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