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菜鱼面不再“孤独求败”

2018-06-19 09:04 来源: 杭州网

杭州网 四十不惑的谭敏良自己也没想到,这辈子会和餐饮业挂上钩,而且照现在的情形,这个行业也许就会做到退休了。 曾经负责松下电器在杭州的销售工作,一干就是十余载,在大公司的历

    四十不惑的谭敏良自己也没想到,这辈子会和餐饮业挂上钩,而且照现在的情形,这个行业也许就会做到退休了。

    曾经负责松下电器在杭州的销售工作,一干就是十余载,在大公司的历练让他手脚麻利、动作灵活、嘴皮利落,而且注重细节。之前没有任何餐饮从业经验的他,管起这家小店来倒活脱脱一位“老司机”。

    这家小店叫“江南虾铺”,主业清晰,非小龙虾莫属。然而,还有一招利器,也许会改变杭州酸菜鱼面的江湖。

    提起酸菜鱼面,最有名的当属“荣鲜”,不仅仅酸菜鱼做得确实了得,关键是有故事。所以当他们从老店址搬到位于日信大厦的新地方时,连写字楼的人气也旺了不少。

    谭敏良现在管理的“江南虾铺”,是位于中山北路上的小店,只有百余平方米,当我问他除了小龙虾还有什么好吃的,他不假思索地称:“肯定酸菜鱼咯,绝对掼得过钱塘江!”但凡有先入为主、可比对的后来者,真能后来居上我总觉得需花费至少两倍的功力。

    敢让谭敏良出此言的,当然是大厨师这个砝码,原葛岭一号会所出来,本想再找一个单位谋职,因为谭敏良的游说,一不小心成了“合伙人”。谭敏良说:“现在做餐饮,最难找的是能让自己放心的大厨,我们认识很久了,我就让他当自己的店来做,这样做事不累。”

    一个是前外企精英,一个是前会所大厨,这样的CP形成!

    让大厨师亮亮手艺,命题作文:酸菜鱼。

    等待时间有点久,端出来的品相很诱人,鱼片批得很薄,蜷缩成“木耳边”,葱花堆在中央,与褐色的汤形成鲜明的色差。

    先喝汤,够酸爽,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老坛酸菜面”的广告。可以说,吃了杭州多家店的酸菜鱼,这里的汤最酸,带来的效果当然最开胃。

    黑鱼片略老了一点,但不影响口感,酸菜用的虽不是“涪陵池泡”,但品质也够出众,与黑鱼片一韧一嫩,一刚一柔,互相映衬,相得益彰。

    看我们吃得愉悦,大厨师突然来了兴致,声称:“我烧的酸菜鱼不放任何添加剂,包括花椒,就像我烧给自己吃的一样。”果然,没感觉麻,辣度也不明显,应该很适合杭州人习惯的口味吧。

    有了这样的铺垫,大厨师烧的酸菜鱼面,我想也不难猜测其水准如何,汤,清爽,微酸,开胃;黑鱼片,量不多,毕竟才卖22元;面,用的是蛋清面,质地酥软,口感舒适。

    吃完之后,我隐约感觉:杭州面店在做的酸菜鱼面,不再是“独孤求败”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看看城事的观点和立场)

热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