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高歌——赏画家李治笔下的雄鸡图

2021-11-15 10:55 来源: 日月明

日月明 赏画家李治笔下的雄鸡图
    公鸡是我们生活中常见的家禽,千百年来与人类共同生活。公鸡既是人类生活的朋友,报鸣守时;又极富人文内涵,汉代韩婴所作的《韩诗外传》中,把鸡的文、武、勇、仁、信的“五德”作为人格的象征。因此,历代许多画家都把鸡作为重要的创作题材。

    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经历、不同的个性,画家笔下的鸡也有着不同的气质风采和艺术风格。齐白石先生的《鸡趣图》质朴天真,率性自然;徐悲鸿笔下的《晨鸡图》“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激荡着高尚的气节与操守;李苦禅的《泼墨鸡竹图》有着深邃的文化内涵,蕴含着悟性和禅意。
    在新时代,有一位著名的中国画画家,他师从中国彩墨之宗师宋涤大师,精于花鸟,更爱家禽,其笔下之公鸡,既传承了中华传统文化之气韵,更洋溢着时代复兴之伟力,动静相生、气韵高古、阴阳相生,他画的公鸡催人奋进、给人力量、令人感动。他就是亚洲画家联合会常务理事、中国国画家协会副秘书长、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杭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李治。

    李治之公鸡画,其气度涌动着复兴的伟力。傅雷曾说,“真正的艺术家,一定是时代的先驱者”。李治祖籍山东,曾在军营留下足迹。军营的岁月洗礼,既锻炼了他的体魄,更深深影响了他的艺术格局和视野,使他的艺术的作品中涌动着强烈的时代气息。李治的《黄河儿女》中,公鸡有一种“一唱雄鸡天下白”的气势,生命的张力和奋发的精神跃然纸上,公鸡报晓天明,黑暗必将离去,光明必然到来,使人不禁想起近代史上中国饱受欺凌,多少中华儿女抛头颅、洒热血,为中华民族站起来而进行的抗争;而《雄风图》《高仰》中的公鸡则昂首挺胸、引歌高吭、气宇轩昂,特别是高扬的鸡头上,红色的鸡冠巍然高耸,细小的眼睛炯炯有神,使人联想到我们生活的新时代,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中国这只沉睡的狮子必将屹立在世界东方。

    李治之公鸡画,其精神昂扬着战斗的雄姿。公鸡的“五德”中有一德是武德,一德是勇德。足后有距能斗是武德;敌在前敢拼,是勇德。而李治笔下的公鸡,勇于奋进、勇于战斗的精神体现得特别淋漓尽致,这既是李治自身艺术经历的体现,更是其艺术追求的目标。李治的艺术实践与创作之路,并不平坦,他少年时在大连艺术学校学习,后到中央民族学院进修,期间又在军营的大熔炉中受到锤炼,这种艺术成长之路,使他在艺术的追求上,不断反思自我、挑战自我、超越自我,以一种越战越勇、勇于攀登的战斗者的姿态在艺术的道路上探寻。他曾给家乡创作的18米的《金鸡报晓图》中,21只公鸡形态各异、栩栩如生,而给人最大的震撼,就是充满了战斗的精神,或黑色的尾巴高扬天地、或坚实的鸡爪扎根大地、或心中的斗志似有千钧。公鸡中体现的斗志精神,既是对艺术的追寻,对自我的奋进,也是对社会发展的希冀。

    李治之公鸡画,其笔意流淌着绚烂的风采。与李治交往的朋友中,大家感受最深切的是,李治天性之真、心胸之广、对人之诚。《文心雕龙》中讲到,“各师成心、其异如面”,讲的就是人格决定其风格,人品决定其作品。李治的人格和人品,也绚烂于其笔下的公鸡中。《五德图》中,一只矫健的公鸡追赶一只小飞虫,金鸡奋起直追,小虫展翅飞翔,金鸡色彩亮丽、小虫水墨浅色,构成了一幅充满生活情趣的画面。而《报晓图》中,富有中国山水画神韵的紫藤似“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跃然纸下,而一只公鸡在纸藤下,引歌报晓,仿佛把我带回了儿时的记忆,带回了乡村时光,带回了泥土的气息。一幅《吉祥》图中,公鸡的比例特别夸张,公鸡英姿勃发、前足落地有声,后足闻风起舞,猩红之鸡冠、金色之鸡足、墨色之鸡尾、绿色之草地,给人以吉祥、给人以喜乐、给人以和谐。

    瑞士思想家阿米乐曾说,“一片自然风景是一个心灵的境界。”这对于中国画而言,我想亦然。在李治笔下的公鸡中,我们感受到了一个画家的心灵境界、感受到了一个画家的精神思考,感受到了一个画家的时代责任,给我们带来了生命的喜乐、精神的奋进、时代的高歌。

(本文来源网络,仅做公益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版权问题请告知删除!本文仅做公益分享,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立场。)